三方立體構成

家一

整體看來是平衡的塊體堆疊而成,實則是由三個不同大小的立方體組成的,可以說是不等量平衡吧!而作品名稱則是取自堆疊的疊,以及包含蝴蝶的蝶字,除了表面堆放一起的含義之外,蝶則是有如蝴蝶般自由飛舞跳躍的意義,就像三塊石膏彼此之間的關係是自由生長一樣。

平衡

以一塊質量最大的石膏作為基地和整個視覺上的重心,搭配上一塊長型的石膏,擺放成不對稱的形式,利用視覺質量的不同讓整體看起來活潑,最後再放上一塊質量最小的石膏讓他去中和不對稱所看起來的不平衡,我也將最小的那塊擺放成左右距離不等的形式,讓整個作品具有不對稱卻平衡的美感。

堡壘

運用三個不同尺寸的方塊做曡合,塑造彼此閒相連往上延申的感覺。主要概念是想要模仿堡壘的架構,就是以厚重的方塊作爲基底,而兩側分別的方塊各向不同的方向延申,類似于麵包形狀的方塊代表另一閣樓;整體構造上視覺感最强烈的長方體則是模擬堡壘中的塔峰。

移動中

它們肩并肩,向同一方向望去。彼此大小不一、身材參差,卻又展望著相同未來。它的腿最長,卻難以翻身;它穩重地矗立著,卻只能緩慢移動;它重心不穩,卻能搭著你我的肩膀。三位石膏先生互相扶持,共同邁進,形成一幅有張力的靜態立體構成。

三方立體

用石膏來造作三個不同尺寸的立方體,主題就是使用不同的角度來安排每個方塊造成立體感,最主要的概念是運用設計結構來安排三方塊立體,用不同的大小與方向來表達自己作品,也從這份作品希望能帶來給觀者不同的立體美感。

和諧

製作了三個不同尺寸的立方體,並且在這之中有高有低還有寬扁之分,以正常來說三樣這麼不一的方塊放在一起,必定會產生不和諧的感覺,但在這之中我運用了挖減跟堆疊之後,讓三個立方體可以共存在一起,產生了和諧的感覺。

基柱、平台、懸物,綜合三個不同質量的石膏立體,彼此交錯依賴,造就這平衡的三方立體作品。在基柱側邊做一個卡榫銜接平台,彼此厚度不同,更能均衡整個作品,懸物的存在更是整個作品的一個小巧思,雖然質量比其他更加渺小,但在平衡之中是不可或缺的。

白的意義

在有限的空間裡,呈現出三方的氣勢,並且相互不影響,能在同一體上相互配合,既可以是群體,也能是個體,材料限制促使我們讓白色也具有個性,堅韌中帶著溫柔,柔順中帶著強勢,因為他是白色的,在每個人眼中各有不同,但也都具特色。

穿心

以盾護己,卻被以劍穿心。用白色來象徵純潔無瑕的愛,而不夠嚴密的防護導致了被刺穿的機會,在抽出能夠自由移動位置的劍後,有缺陷的地方依然空著,無法彌補——受傷就有疤痕,填進再多的種種也沒辦法讓傷口痊癒。意在提醒眾人不要隨意傷人,因為陰影會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籠罩受害者。

隨心

起初做這個石膏沒有太多的想法,一切都是照著心意走,不需要平衡不需要對稱,做起來格外清新,簡單又隨性,搭配茭白的顏色,造就了石膏的美,創作的時候也明白了一些的道理,我認為,生活或許也是如此,有的時候隨性自在點,便可以比時時刻刻繃著神經來的清淨自然。

三向度延伸

以三個常、寬、高極度對比卻又型態相同的幾何形,去構成一幅不單調、不對稱卻又平衡的作品;它的方向行方別朝著三個像度延伸,從其中一面觀察,它有如階梯一般,不斷地向上遞增;一面之中,觀察頂部的亮面,不停朝著西方移動;而一面看起來卻又宛如折起單耳的兔子。

因為它表現方式比較平淺,構圖與空間構思的方式需要去改善,由於不易顯示其中景象的深度與正面特點,需要由不規則的方式呈現深淺,讓每一面看起來並不單調,顯示真正的立體感,但仍能透過微妙的光影變化,表現空間深度,物體間的前後關係,透過凹凸的差異,產生深度。

蔓,蔓延,我的作品的靈感來自藤蔓的生長,不斷向上延伸的生命感,想讓原本給人感覺堅固,冰冷的石膏,由三塊大小不一的立方體組合,能夠給人一種如藤蔓般向上不斷延伸的生命感,讓他在空間中能讓觀看者從各個角度感受到他的形體。

空洞

以乾淨且簡單的立方體構成一個空間感,三個看似相似的立方體卻透過不同的長寬高堆疊而成,透過穩固的型態給人一種安定的感覺,以中空的方式讓人產生無限想像的空間,在三個不同的立方體之間去做平衡,以一個最舒適且穩定的樣貌完成這個作品。

平衡.平等

利用貫穿石膏的方式呈現,把三個不同大小單元的石膏塊組合出平衡感。作品想帶出的是指平等不一味只是兩邊對等,平等也可以是不一樣的單元以及不一樣的形態。就好像人們總認為一定要跟自己一樣的東西才算是平等,無論是種族、性向、思維、立場、想法等,都是如此。但事實上,只要兩邊重量一致就能達到平衡;只要是人都平等。

DoMiSo

扁、方、長;穩穩的扁穩穩地躺在下面、正正的方驚險地撐在上面、而高高的長矗立在旁。畫面看似和諧,有對比、有交錯、有重量感、有對稱,但誰又曾想到實質的穩定不如所見的美好,有人穩穩地生活、有人倚靠他人驚險度日、有人顧自往上瞧。

不安

三個同樣是方形的塊體卻以最大的差別互相配合,參考點線面的型態、盡力極端呈現面體的扁、線型的長、點狀的單塊,仔細觀察可將最為穩定的代表點狀的塊體視為主體,線型的柱體則以一種不安的擺放直立朝天;面體則攔腰橫切主塊體,三者結合之間透露出一股反骨叛逆的強烈情感。

相錯位

三個方立體的構成有著無限可能,我構思著平行空間的概念來呈現這件作品,中間著地的方立體分割了兩塊方立體,表象看似分割了,實質上卻又連結著彼此,這種矛盾的呈現也時刻存在我的心中,這件作品我將自己代入了其中,將我矛盾的情緒、個性融入了三方立體。

穿梭

穩重的方做為奠基,在他中上方一角挖出一個方形的小洞,坎入一片扁扁的大面積方塊,再從其中挖出一個方型,插入一個底面積小確好似直入雲霄的長方體,三個方塊的整體互動彷彿互相穿梭與彼此,從不同角度看彷彿能感受到他們的動態和生命。

一體兩面

以一個普通大小的長方體為奠基,搭配較寬的長方體和較長的長方體,乍一看只有三個長方體,從另一個角度卻能看到四個,就像有些事情不能只看一面,換個角度也許能得到不同答案,如果只專注在一個點上就會變得死腦經,看不到其他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