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立體

家一

Undertow (拖曳)

該設計概念的靈感來自於拖曳。 在波浪破裂時形成的兩個洋流中,其中一個被稱為拖曳。 我的作品展示了這兩個海洋的方向。 X的形狀使它看起來像波浪在中間破裂。小褶皺被製成,以顯示波浪的性質,它們在上下滾動時沿其瞄準方向動態移動。

菊花

仿生菊花的排列組合和生長基數,隨性又帶有規律的往外擴展,數大為美的巧妙之處融合在裡面,有種美麗且壯闊的視覺效果,像從平面的紙長出花瓣一般,賦予作品生命力,如果此時有光源從不同的地方造成不同的陰影,視覺效果也會更不一般,花瓣的長短改變後的效果更加有趣。

四方扭曲

看似三角形的旋轉,事實上是精準分割四邊形後得來的四方扭曲。圖紙上畫滿1x1 的小方格,每畫一個飛鏢形就內縮旋轉一次,再摺出立體感讓扭曲的形象更加明確,如果捏住最上方的旋點,能讓扭曲的程度更加明顯。這個作品主要想表達的是「與看到的截然不同」,看似半立體卻也能壓回平面的特殊構想,讓整個作品特別有意思!

兩個個體

以曲線和直線的方式構成兩個個體,看似兩個不同的個體在一張畫面中卻顯得融洽不衝突。以柔軟和尖銳之中合為一個整體感,就像冰與火、山與海般,即使是兩個不同的個體,但依然能互相依靠且,就像我們都是獨一無二且不一樣的個體,但在這世界上一定會有和你頻率相同的人,並存在於互相的世界裡。

深入

感受到「紙」的魅力,看似脆弱輕薄,卻可以蘊含有深度的美感,先運用凹凸法,將一張平面的紙轉變為半立體,再運用現視覺效果由外到內,由靜止變動態。四邊重複雕刻,產生一致性,又不失注目焦點,因為視覺效果是集中在中心,整體感更加往裡深入。

蓮花

蓮花因其水生,在眾多花卉中尤顯潔淨、高貴,所以人們經常把它與美人聯繫在一起,美人總是與愛情聯繫在一起的,而蓮花潔淨、美麗,最適合作美好愛情的象徵,根據蓮花的外觀,從雌蕊到花瓣,從小到大一層接一層,雌蕊立起來朝內卷,花瓣朝外稍微彎曲,呈現出一種從花的中心開放出來,就像一顆純潔的愛情種子在心裏悄悄發芽。

骨結

設計理念是用蝴蝶結的方式,打光下看就有層次感一層接著一層,順著彎曲就像是人的脊椎一樣,而且做兩個骨結增加作品的豐滿度,給人的感覺能有不錯的舒壓,製做過程也沒有用膠水膠帶,只用割紙和卡紙的方式,來做出骨結作品。

高高低低的圓塔

圓圓的圈,一層一層地,撐起了一座塔,側面是交錯的結構,小塔富有彈性又有辦法挺立,可愛、圓融、堅強,這不正是個社畜的求生方針嗎?而每個人都有所不同,有人不只一種能耐,有人才能出眾,有人適合側看,有人適合正視。

參考了織物的花樣,以三角形為基本單位形,用對稱、層層堆疊的編織手法,融入紙的半立體構成中,結果意外的合適,在看似複雜的花樣中還是保有一定的秩序,看起來不會過於雜亂無章,讓人想起奶奶的的手織物,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地震

這作品的靈感啟發於地震。人們通常從負面的角度來看地震但看換個視角地震有藝術的因素。地震的時候在墙上有之字形的圖案。紙張是橫線切的然後用之字形的圖案摺上來給它地震的感覺。如果從某個角度看,可以看到漂亮的陰影。

海浪

交錯的造型仿佛就像波濤洶湧的海浪,條條交錯,很有層次,從紙平面延伸出來有種動態的美感。意味著人生就像是海浪一樣有起有落,有平淡,失落,也有成就的時候,挫折是人一生必要經歷的,如果人沒有經歷波折,就無法進步,人一生的經歷,挫折越多,人生才會豐富。

脊椎

主角是以歪掉的脊椎骨為主要的架構,講駝背的脊椎骨加以誇張化。運用單元重複相扣的方式讓作品呈現一體成型的架構。單元的構想是切割出三角形的兩條邊再以卷的方式扣在前面的單元上面,效仿脊椎骨的銜接感,讓整體呈現更有骨感。

城中舞

靈感來源於高高低低的臺式瓦勒屋。若從高出眺望臺北城,會發現住宅屋頂的美。此作品參考了參差不齊的天台,仿佛被風推散;又仿佛聞風起舞。若俯視它,你會被層層的光影迷惑;若你側視它,仿佛看見翩翩起舞的屋頂。它怎麽活,取決於你怎麽看。

泱流

作品以曲線來詮釋半立體的展現,曲線不同於直線的一致性,蜿蜒多變的曲線有著無限的可能性,這件作品我以我想要的未來做設計,人生如戲,永遠不知道明天會發生多麼有趣荒唐的事,就像你不知道下一秒你看到的曲線長什麼樣,又和水流相似,看起來柔弱卻蘊含著無窮盡的力量。

流線空間の百態

以流線型的曲面進行創作,在作品的畫面中扭轉出富有美感的構圖。作品最大的特點在於作品的每一面都有自己獨立的構圖,就像是自然塑形的岩石,每一面都是獨立的個體。在曲面的扭曲中也創造了許許多多不可思議的空間,透過這些縫隙給作品增添了虛幻的空間感。

菱角

南山一詩中有道,晴明出稜角,脈縷碎分繡。以各種有稜有角的東西作為發想,穿插結合大大小小的幾何形的形狀,橢圓形這種柔和圓潤的線條不直接剪裁出其型態,而是以邊界的隱藏摺痕製造出光影的形狀,在尖銳的反折處碰撞交疊出光陰跳耀般的變化,這件作品是希望看到的人可以思考一個人要有稜有角,但不是尖銳難近。

以鑽石的造型去做發想,重複排列的三角形,也能看成是由三角形排列出的六角形,切出斷與不斷,再凹折呈現出平衡的立體感,鑽石般俐落的切面,在不同的光線角度照射下能有豐富的光影變化,如同鑽石,各個角度都能有不同的樣貌。

波瀾

以漣漪為理念,觀賞這個作品宛如置身於大自然中,讓人心曠神怡。將畫面平均分割成16塊正方形,每一個正方形的交界皆為漣漪的中心點,利用摺疊方向不同、寬度差異、刻意的留白賦予作品更多層次感。希望「漣漪」這個作品能如漣漪效應一般,將觀賞完作品這份感受傳遞至四周。

聲音的漩渦

喇叭形態的即視感,旋轉觀賞者的視覺效果;換個面後,破碎的型態即代表跳躍的音符,暗香浮動的樂理從那暈眩又迷幻的空間流淌而出,同時也像一個海螺,同樣跟聲音有關,希望能傳達混亂又秩序的音樂意象,無論是喇叭或是海螺都能讓人聯想到聲音....

包覆

運用了基本的幾何圖形,以圓形作為基底層層堆疊,以漸變的原理向外慢慢擴張,然後用半立體的特色,讓每一個挖減摺疊做一個層次感,遠看的話會有一個向外擴張的視覺感,而圖形卻不像平面的呆板,而是有一個階層的變化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