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站設計​

​家二

呈曦

平溪之地經歷了日治時代發展蓬勃的采礦業到今天的觀光旅游業。隨著時代的演變,現代的平溪車站設計會是以回憶與歷史爲基礎,打造新的時代象徵。

houtong station 3.0

猴硐車站站是台灣最受推薦的觀光地點之一。 但是後猴硐車站還是有問題,最大的問題是沒有電梯。
那時建築物的建築很舊。 因此,我的想法是使工作站看起來更新鮮,該部門還設有一部電梯。 我在此設計中添加一點美式風格,然後在室內進行現代設計。
然後這個火車站也是生態友好,不使用交流電。

故鄉車站

宜蘭頂埔是一個偏僻的地方,而附近的擁有自然的濕地生態,因此我使用濕地作為設計的發想,取用濕地高低差的特色去設計車站,利用石頭造型和木格柵去搭配建築外觀,呈現一個有層次的建築物,而設計目的是想通過建築去吸引遊客去此地遊玩。

延溪

延續平溪的價值。

光引

侯硐車站曾經是一座選煤場,產業轉型後便逐漸沒落,這是為了讓乘客來到侯硐時能夠在進站過程中慢慢走入猴硐的歷史軌跡而發展出來的設計。為了能更深刻的讓乘客感受到礦場歷史與身歷其境的感受,將車站設置於地面下方,利用不一樣的光的變化營造出身在礦坑中的感受。

探溪

探悉,由探索知悉,外觀的概念發想是由一個塊體去做切割,裡面的部分以黑色的主體來呈現平溪的煤礦,外層用木頭板材做裝飾,平溪因為有河流流經地形受到侵蝕會有地形切割開來,像看到內在的感覺,也帶出主題希望大家到平溪來深入探索在地的文化自然景觀。

似眉如月

以車站基地 - 頭城為出發點
找到當地最著名的天然優良海灣『蜜月灣』, 因它擁有特別的眉月形狀 , 以及浪漫的傳說愛情故事 , 故我以此為我的主題概念環繞在建築四周的彎管圓柱象徵眉毛一根根的生長
中間不同顏色的波浪造型象徵海洋流動的生命力

黑金歲月

侯硐位於台灣北部,曾是著名的礦物產地, 如今因為礦業沒落,加上貓咪群聚, 侯硐在人們的印象中逐漸只有貓村這個單一的印象, 改造由礦物多邊稜角的特徵逐漸簡化,希望加強旅客對於礦業的印象。

Gooooo Surfing

在造型上,這次頭城車站的設計以浪為思考的出發點,細化分支水流的旋轉和扭曲,在車站的功能設施兼顧的同時,讓彼此造型實現浪的分割整合。而色彩材質取自浪濺起的白色水花,和地面做統合,表現一體性及從平面竄起的意象。

硐森

侯硐曾經是非常龐大的礦坑,在已經沒落的現在,將被山林環抱的侯硐車站改造成讓孩童發出歡樂笑聲的地方,孩童的歡笑聲,硐森。

礦史之地

以猴硐歷史悠久的礦業做發想,除了做造型上的變化,建築室內也為了讓觀光特色再次回到礦業,設立歷史展覽空間,並設計成礦石主題的不規則家具與空間配置。裡內外貫徹在地文化,希望能喚起在地居民對家鄉歷史的認知與促進觀光客對猴硐更深入的了解。

平流而上

平溪 自古以來的歷史為平緩而下的河流而命名將屋頂設計為25度的緩坡一方面除了一進車站的視覺感外也呼應著平溪這個名稱特色取之 是希望平溪的歷史能綿綿不斷的流而上則代表著向上的經濟

環拱

主要用拱門的造型以及紅磚的元素去呈現老街的意象,想藉由這種意象使頭城車站與頭城鎮的關聯性更加強烈,再利用不對稱的線條做整體建築物的外觀,使建築物本體顯得更活潑生動,希望藉由我的設計使乘客們一進到車站就可以感受的頭城強烈的文化氣息。

溪望

車站建築外觀採用基隆河流淌的水波、瀑布的流瀉、山區森林群作為主要的設計元素,室內設計的部分則由崎嶇不平的山壁作為設計的主線風格。以多樣相輔相成創造出平溪車站最完美的樣貌。

盞翅

頂埔車站位於宜蘭縣頭城鎮,乘客主要來自於學生以及附近居民。當地私房秘境「下埔濕地」不少候鳥是下埔一大特色。運用當地特色配合使用者人數不多、搭車時間集中的需求,而設計出以候鳥翅膀為概念。這裡不只是一個車站,對於候鳥來說也是一座燈塔,不管是人還是鳥,在這裡短暫休憩後可以充滿精神地再往下一站出發!

黑色記憶

侯硐是一個富含歷史文化的地方,有著採礦的許多歷史,現今的侯硐車站,不論是外觀或是內部都與當地的文化特色較無關聯,並且也沒有一致性,對於侯硐車站的重建設計,利用清水模表現出的簡約無裝飾表現出礦坑的粗曠敢但又不會因此而失了質感,從礦坑的結構型抓出元素,加以變形,使之成為建築的主要結構之形。

落墨

一座逐漸落沒的城市,曾經是開蘭落墨的第一筆。頭城,又稱為開蘭第一城,是宜蘭第一個被開發的城市,書法成就更被稱作蘭陽第一筆。整個車站設計是以當地文學巷所記載的書法和文學內容去做設計。

旌旗

室內設計的部分,在天花板的光線我用間接照明加上外面的自然光,內部空間設計我有用隔間設置了一個站長休息室,因為原車站也有類似的空間設計,牆壁的部分我加上了16公分高的踢腳板,讓視覺空間感增加,材質同地磚,牆壁上設置了抽象壓克力畫,與建築物現代風作呼應,達到室外呼應室內的效果。

石間

頭城作為開蘭第一城曾是許多人造訪的貿易聖地,隨著海浪無情的沖刷,往日繁華不再,剩下的只有獨自佇立在原地思念著昔日時光的頭城車站。將頭城車站對於過去烏石港一帶繁華的懷念之情轉換成象徵著「思念」的紙鶴,運用摺紙的三角形結構與烏石港的岩石造型拼出車站的動人思念。